那麼黃委員的意見我想這裡司法機關是可以包含檢察機關,過去那個釋字392號解釋對於司法機關他已經有定義,它是採廣義的,那事實上就是說不管它的定義,就是說如果我們今天在談司法改革,只處理審判機關人力不管檢方,這個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們在講那個就是說,審判的,就是說我們一方面增加人力但是也要檢討業務,就是那些不該進法院的案子,要盡量把他縮減不能只是一直增加人。但是就審判機關來講,減少審判案件的繫屬其實有一個區塊是需要檢方來幫忙的,就是檢方要控制起訴率,就是盡可能的就是說讓起訴案件少一點,那這樣審判它就會輕鬆一點;審判輕鬆一點就意味檢察官要多做一點,才有辦法把案件留在這個審判權。

所以它是互動的幾乎是連體嬰連在一起要思考的問題,那這也是上一次88年司改會議的時候,其實已經有做出決議,因為當事人當時是決議往當事人進行主義的方向去做的話,那麼檢察官要做的工作是非常多的,所以我想這兩個事應該可以合併在一起討論,而且是必須要合併討論。人事總處剛才已經表達一個基礎意見,我在想說如果我們這個會要比較務實的去提出建議,就是當然現在院部就是說審判系統跟檢察系統在這個他們的員額高限底下,都還有剩下的員額可用的情況之下,那或許就是說近程目標剛剛呂秘書長也有提,還有法務部其實有提一個近程方案,就是希望說在那個總員額的高限底下,院部因為司法改革的必要,提出增員的計畫,因為即使有那個員額高限,我們申請預算員額行政院未必會准,事實上他是不給你錢,那就是不給你預算員額,那空有那個高限也是沒有用的,那是不是至少就這一個部分,院部的請求就是說在這個高限底下,我們基於業務的這個就是說精進或是改善要司法改革,那麼申請預算員額的時候,希望行政院能給予支持。那麼等到到達高限了,我們由不足因應我們的改革目標的時候,那建議人事行政總處是不是可以檢討那個員額的高限,可不可以這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