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邊有三個看法,假使那個我是建議我們不要花很多時間去討論司法機關包括什麼這一些又大家又吵架的。其實我是覺得無意義的。那如果說硬要這樣,我們就乾脆寫,就是審判機關還有檢察機關,就不要寫司法機關也是一個方式,那或者是就按照總動員法,哎不是,總員額法,不是總動員法,總員額法第三類、第四類這樣就沒事了。這樣子我們就避開那些文義上的爭議;至於說檢察官要不要放進去討論,我是認為確實是需要,因為這個東西是流來流去了,如果我們很多法官保留的時候,那當然檢察官會少,可是沒有的話這邊就會多,這個一定是這樣,他絕對不要跑到別的地方是,那你說,全部把他說那就跑到警察那麼去。我的意思是說,假使那個檢察官沒有辦法站在第一線,因為被剝奪很多權利去了的話,那就會流到警察那邊去,絕對不會說跑到保全那邊去。所以,這個公部門就是公部門,一定有這些問題存在,所以我認為說一定要討論,那在討論當中,剛剛這個人事總處的長官有提到說,這個一兩個問題,我是覺得可以提出來討論,第一個是說業務,剛剛當然是人事隨著業務的這是很重要,所以這裡有兩點就是,剛剛這個長官提到鄰近國家,但是我不會去比鄰近國家,我會去比跟我們業務做法一樣的國家。因為鄰近國家如果日本的做法跟韓國業務的做法跟我們不一樣,不會說因為他鄰近,我們就要跟他一模一樣,所以我就是會用說,我們的做法比如說我們比較像德國、或者我們比較像美國,然後人家德國是幾個人、美國是幾個人,我是會這樣比的。這種鄰近國家來看人數多寡這一點我是比較持保留的見解。

那當然這一個長官剛剛還特別提到的就是說,跟業務需要然後有要檢討一下有些業務都已經萎縮沒有在做了這個,那其實我覺得檢察官拿進來,或者也有另外一個好處就是說,檢察官人數我也是建議說確實要配合人數,但是譬如說有一些檢察官,譬如說最高那邊是不是太多了或怎麼樣,這個因為我不是裡面的人,我是不怕這一點的,那個是不是要檢討一下讓這個能夠調配適當,然後這樣子我們要去說服人家說,我們縱使調配了,還是太累、太忙,那這樣子確實是有增加人的必要這樣子,我以這個是我想提出來的幾點建議,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