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有好幾位委員,對檢察官業務可能有誤解。以范委員來講,那法院的審判有刑事、民事還有行政,那檢察官只有刑事。其實民事跟行政加起來的員額需要量還不如刑事;第二個就刑事案件部分,法官只負責審判,檢察官要負責偵查、然後起訴公訴、然後再過來再執行。好那以一個小案件來講,譬如說酒駕小案件,每一個酒駕小案件檢察官都要問,然後通常是聲請簡易判決,那檢察官要寫申請簡易判決處刑書,法官只是依……就判決嘛,通常都是依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所再證而已。那以一個大案來講,大家想想看到底是到處去蒐集證據比較困難,還是以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蒐集過來的證據然後判斷有罪無罪應該怎麼量刑比較困難?這相對的壓力還有工作量都是不可同日而語。

以美國來講,在各州法官的人數是只有檢察官的四分之一到七分之一而已,那再如現在目前每年申請,由檢察官申請調法官有好幾十人,但是法官沒有人要申請調檢察官,人通常除了有特別高超品格,譬如說像陳瑞仁學長,這種很有公益心、很有正義感的人,人通常都是自私的,都是怎麼樣對自己比較有利,哪一個職位輕鬆往哪一個職位去、哪一個職位比較安全往哪一個職位去;現在哪一個職位比較輕鬆、哪一個職位比較安全?法官。我摸著良心講,我是公益性比較強的,我認為當檢察官比較可以伸張公義、促進公益、伸張正義,所以我留著,所以我認為這種人是極少數,好。因為大家都不了解,然後說這個是本位主義,你是在爭人,這對這些人是不公平的,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會把我們的檢察機關搞垮,那我認為,法務部的系統確實有需要調整,譬如說有調行政機關辦事的,但其實那沒有幾個人;那高檢、最高檢確實業務跟地檢署不平衡,這確實,所第三組有在做調整,那高檢這個部分,因為人數比較多,最高檢比較少所以高檢這業務、員額我們都會做調整。但是那個跟這個可能還是要分開考量,大概就先報告到這裡。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