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關於這個提案,就是有一點複雜化了啦。因為本來以為只討論就是法官到底要不要適用這個總員額法,那現在又跑出來就是說,檢察官現在要算到這邊來,就跟黃委員一開始提的時候。那現在我不曉得我們通過的時候是同一件事,還是兩件事?這是一個要澄清的部分。

那我第二個不懂的部分,可能請教人事行政總處就是說,既然兩個體系它們都還有一千多人的空間,那是什麼原因它不把它用完,然後一直叫說是血汗?所以這個是我比較confused的。

那第三件事情就是說,我也是呼應一下,因為現在在討論要不要適用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其實最擔心就是兩件,一個就是說,你有沒有一個精確的人數的推估?因為現在看起來就是一直說不夠嘛,那一旦我們排除之後,真的就是……像范委員講的,其實那個管控已經不容易了,因為行政院可能……,你知道,人事行政局以前我們在增加社工人力的時候,是跟他們鬥很久的,他們是管控很嚴格的啦。那但是當然就是有一些討論空間,可是那個時候我們就是必須要提出--我記得我們花了兩三年,就是提出一個推估的人力,然後直到我們說服他們為止。所以,我覺得推估這件事其實滿重要的。

那第二件事就是管控,那我剛剛聽起來是說,審判機關他希望排除這個東西,好像有一個什麼憲法的精神在裡面,那他也提出來說他有可能幾個管控機制;但是檢察體系我比較聽不到,因為一旦你們排除,其實就不受行政院的管控還是怎麼樣。所以我現在就是說,我們如果要對這個案子做一些決策,你就是必須要有一些明確的知識,否則可能暫時是不是維持這樣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