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主席、各位委員。那我的看法其實跟剛剛鄭委員有點類似。我是覺得說,今天我們在談這個議題,目前的這個人力的推估,似乎是以現狀的基礎上去思考這件事情。可是我們這次在開司改國是會議,不是就是希望做司改的一些大幅度的變動嗎?那搞不好司改有成,這個人事上是不是就必然一定增加,這件事情我覺得我們可能要有一個比較完整的圖像來思考。

也就是說,在這裡面,如果我們今天對外跟大家說明說,台灣要做司法改革,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因為人力不足,我想可能對大家的人民有感的司改,可能不一定純然只是因為人力不足這件事情。

特別是說,第二點,因為目前看來,到底要增加多少的人,目前看起來也都沒有辦法有一個很清楚的數字;但是我們確實是知道說,現在有很多的人力是需要再去增補。所以現在我……我的想法是說,因為剛剛的討論裡面其實是有兩個議題,一個議題就是說,在目前的編制員額跟預算員額,現在編制員額還有一千多位嘛。就是說,在編制員額的基礎之下,如果預算員額超出的情形之下,人事總處這邊事實上是說能不能做一些調整,這是一個議題。

第二個議題是說,到底我們要不要修總員額法?那我的具體建議……既然剛剛人事總處已經提出來,在編制員額底下還有一千多名,那所以在這邊……,甚至是說這個用完之後,還可以就行政院再跟司法院去進行協調嘛。所以我的具體建議是說,我們是不是可以是說,就總員額法之下,未來就預算員額的增補這件事情,由行政院跟司法院依照實際情形,去進行動態性的調整?我想這可能會相對比較清楚。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