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好意思。我覺得這個議題如果再討論下去還是不會有結論啦。因為大概十幾年前,我記得有開一個公聽會,那天公聽會最大的苦主就是人事行政總局啦,因為勞動部要來勞動警察的人員,然後那時候還再內政部要來要社工人員。那當然,我覺得政府總員額這個議題,也許是一個更高層次要討論的。

那每一個人……民主社會都要開支票,開完支票以後……不要忘記這是一個勞力密集的工作,那很多的服務還是要人來服務,社工也是。當我們開社會福利的政見的時候,就是要有人來執行嘛,不可能是機器人來執行。那過去作成的結果就是,所有政府都開始由行政機關都在外包,那公部門就變成什麼?變成是發包中心,就變成監工,然後誰在做?民間團體在做。然後今天唯一的共識就是,台灣無處不血汗。

我覺得這個議題很難會有一個定論,但是我覺得,剛剛陳俊宏委員有提到一個說,是不是因為我們將來金字塔型的這樣的改革,或者是說我們杜絕濫訴的這個做法,具體的做法是什麼。平心而論,我過去也被告過,因為什麼?因為媒體來訪問我,我講一講我就被告了嘛,告我毀謗。我唯一收到的就是不起訴處分,那不起訴處分也寫得很認真。那當然也許沒有傳我出庭,但是檢察官好像也做滿多事情的。

但是重點在於說,它又是民眾說「啊我去告了,為什麼都沒有動靜?」的那種說,欸司法沒有跟我站在一起那種感覺。那第一個,杜絕濫訴的這個到底怎麼做?第二個講說,其實在法院的這個層級,很多的……我舉勞動訴訟來探討的話,勞工去告的很多都是雇主違法,然後沒有給勞工資遣費或之類的,假設啦,但是就加重了整個司法機關的業務嘛。

那我覺得那部分也許可以跟我們裡面有一個議題,就王委員一直提的講說,我們設立那個司法政策研究機構,我們如何去把一些--譬如杜絕濫訴,或者是說我們的那個檢察的部分來做得更好一點,那再來討論這個議題,也許比較可以有共識,否則的話,我相信跟我那個公聽會一樣,到最後十幾年過了以後,還是不會有共識,因為員額肯定都會不夠。但是我覺得預算員額跟那個……重點在於國家也沒錢了。那我覺得這部分的話,再繼續討論的話可能也不會有結論啦,所以我就建議說,就做一個比較直接的就講說,那我們要不要就請……譬如說法務部或者司法院,更精緻地提出這個將來改革以後的整體的這樣一個內部人事的調整跟分布,再來討論。這是我的建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