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那個鄭院長點名到喔,那我想有一些是比較法研究,剛才那個許院長已經有回覆了,那我比較另外一個觀點是說,我們的現實狀況是不是需要這樣的制度?一個制度當然沒有絕對的好或壞啦,那有時候是制度設計的問題,有時候是理念的問題,那當然我也知道說像……特別像德國,事實上跟美國事實上是天壤之別,所以基本上我們都會學……看你要就是學哪一邊,事實上都可以考慮的,但如果就台灣的現實狀況,我認為不同意見是非常重要的。

那其實台灣的人民或是民眾,事實上對整個司法事實上的不滿意度,一個是怎樣?對它不了解,就是說你一個判決出來,我們現在很明顯的是……像最高法院或是高等法院,有可能有五個法官他們到底怎麼判的?其實我們不清楚。那其實事實上裡面的表決的票數,事實上是……事實上是我們不知道,外面不知道,只有最後面的那一個。

那事實上一個不同意見書,可以讓它寫出來,第一個可以讓法官有更大的空間去表達他的自由心證。那第二個是說,這種不同的意見書,其實在民主的理念裡面是一個理念的交換、意見的交換,不是只有一元化。當然法律的一元化或是它的固定性是很重要,但是也必須考慮說,那這種法律不同見解事實上是一個對話的過程。它即使是在現有的這個階段,它可能在現有的……事實上它可能是少數說,可能再過個十年、二十年之後,它可能變多數說的時候,這個少數說可能在某一天、有一天會變成……變成它未來參考的一個重要依據。

所以基本上我認為是說對長期整個……對台灣現有的司法的現況來講,我認為說不同意見書是一個,我想是邁向第一步啦,那其實我們在過去以前其實……其實有些地院、有些或是……有些比較少數、很勇敢的法官喔,例如說像錢建榮,那像台南地院的陳欽賢,他們都寫過,那事實上這個給……你給了……你事實上給了不僅是他的當事者,也給了法院的同僚,或是他的上級審,事實上是看到不同、事實上這是有很大的爭議啦。

那我會相信在現有階段,現在司法院提出來的事實上是……我覺得是……當然又跟之前我講的一樣,離我個人的理想是還有很大的距離,但是我覺得說不同意見書的公開,給予最高法院,特別是它以後最高法院事實上是非常限制在……就是說那個嚴格的法律審的這個條件之下,我相信給他們就法律的互相的對話,我想在現有的,對台灣是非常非常需要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