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各位先進喔。那我想以前,從以前到現在我們除了大法官解釋之外,一、二、三審法院的判決都沒有不同意見,而且也不准寫不同意見,我在想它可能是希望說能夠塑造出這個判決結果的一致性,然後讓這個形成一種所謂的權威或者是公信力不容挑戰,司法的公信力不容挑戰等等喔。但是我一直都覺得說這個是一種很可笑的,因為第一個,現在在……在現在還在講威權的話,其實對司法來講,司法其實為民……主權在民的時候,它還在講威權,那跟現在的民主思潮的觀念,它是有衝突的。而且我們看憲法裡面明明規定就是法官依據法律它獨立黨派之外、超出黨派之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

好吧,他一個合議庭的法官,他在審判的時候,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但是到評議的時候、表決的時候,二比一他輸了,那最後……他就必須變成是少數要服從多數,那他自己意見沒有辦法出來,他是少數他還要為這個判決的結果背書,當人家罵恐龍法官的時候,他可能要一併被罵進去,這對他來講是不是一件很冤枉的事情?我一直覺得說,法院它應該要把不同的聲音、少數的意見的聲音,要釋放出來,它不能夠被多數意見給扼殺、或者是抹煞掉了,而且我也永遠認為說,法院判決裡面的少數意見,它應該是推動司法進步的一種動力、一種燃油,今天是少數意見,誰知道說明天會不會變成多數意見呢?而且我想之前有司法界的前輩說,少數意見不能公布,是因為你公布之後會變成人家可能上訴或再審或非常上訴的一個理由等等。就算是如此,那又如何呢?這個少數意見就算被當事人拿來做成再次救濟的一個依據的話,他不是也剛好是讓這個意見能夠再次拿出來辯論的一個標的、一個大家討論的空間嗎?我覺得這個對司法進步來講是好的,而且它更能夠促使司法透明化。那所以我覺得說一、二審如果說事實審現在還做不到的話,終審法院的判決書的不同意見書應該要公開,而且是現在就應該要公開,不是說等到未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