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這個議題其實八十八年就已經達成結論了,那是因為在立法院立法委員把它擋下來,沒有辦法能夠通過,那事隔這麼多年,其實大家的意見還是支持它的,但是我覺得說我們來回頭思考一下,是不是因為這個結論是一種菁英式的思考,就是它能夠帶動法學思維的進步,然後在座大家也提出了很多的理由,但是如果我們嘗試著從平民來思考,他進入到法院的審判,其實只是想要達到一個結果,如果給他很多不同的結果,他會不會覺得很confuse的,所以這就是立法委員所提到的就是,可能會溢起上訴的爭端,然後他們……對平民百姓來說,他只要的是一個裁判的結果,並不是要你什麼法學,有什麼……什麼能夠進步的東西,對他來說那不太實在,但我說這個東西並不是說我反對這個道理,而是我覺得司法院建議就是將來在說服立法院的時候,可以嘗試著從各種角度來提供意見、來說服立法委員,而不是只是跟他講說什麼恐龍法官這個,我覺得這個對他們來說,恐龍法官這個事情是法官的問題,不是進入審判平民百姓所關心的問題,以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