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一下美國的例子喔,其實這個不同意見書大概你一出來,大概有幾個效應啦,第一個就是說,少數派會逼迫那一個多數派可能會讓步,因為它要公布嘛,那所以這是一個互動的過程,那多數派當然要回應。那你如果是真的公開的話,其實事實上有一個好處是會逼迫兩邊的人,各自要把話講清楚。那當然第三一個是比較工作現實的問題,其實現在已經發生了,其實現在很多法官為什麼,他在評議簿裡面幾乎是……即使他有很多的……我想那個這邊在座已經好幾個法官喔,就是說,即使是在現有的評議簿裡面,其實評議簿基本上都寫空的啦,就是說同意啊什麼,其實很少會把完整的,除非他有很強烈的意見才會寫,其實很多人也是因為……因為你寫了也沒有用,現實上對個案是不太有用,因為它是對未來式,或是對上級審才有用,所以這個制度的變化一定會對他的法官個人的行為一定會產生影響,但是現有的制度就是說,如果這個法官本身就是要減輕工作份量,其實他現在已經在做了,那我覺得直接公布的話,其實他會要給他一個這樣公布的空間,其實是……我認為是讓……就是說,當然有些人會……就是說他要不要寫是他的事,他可以不寫,但是如果他要寫的話,是我們給他這樣的一個工具去表達他的意見,那這個意見出來我認為就長期來講,法律上的互動,我想會更清楚出來,那現在是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