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可以答覆一下黃執行長,就是說假如要寫不同意見書,那這樣很麻煩,會不會造成法官偷懶就不寫?當然有可能。但是,他假如這樣,我講終審法院啦喔,假如他這樣做他就要承擔一個風險就是說,那你既然沒有表示過不同意見,你在這個判決書上簽名,你將來就不要撇清,當這個判決將來被人家抨擊的時候,你就不要跳出來說唉呀這個我是有意見,你有意見你當初怎麼沒寫不同意見書呢?所以,他當然有可能偷懶,但是你這個意見出來的時候,你不表示意見,等到被人家K是恐龍法官,你才說你不是,那個是沒有說服力的,所以那個某程度就是壓迫法官要去認真思考這個問題,所以我覺得終審法院要公布不同意見書,我認為是幾乎是……我個人覺得是毫無懸念的。

第二個我要糾正一下王教授,他說那個評議簿現在都寫同意,本人那個每次……本人有六件不同意見都是少數意見,我都用A4的紙印好,然後摺起來貼在我的評議簿裡面,當然你說有沒有人看到?沒有人看到,寫爽的,就是這樣。你們不讓我公布,我就只好這樣,因為那個格子太小,我寫不完,我就只好用A4寫一寫然後摺起來,所以我是覺得為了議題的單純化,我是建議就是說,我們就光討論終審法院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