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案子雖然前面是改革上訴制度,但是它重點應該是後面的,就像吳巡龍委員提到,避免這種髮夾彎的判決喔,那這個基本上因為現行的刑事訴訟法呢,三百七十六條它對於這個犯輕罪,刑法六十一條的案件通通不能上訴最高法院,即使是一審判無罪、二審判有罪也不能上訴,那麼我們經過研究的結果,認為這個對於人權保障是不足的,也就是說被告要經過判有罪的話,應該讓他有一個機會可以用上訴來救濟,所以我們研究的結果認為呢,應該從修改刑事訴訟法三百七十六條規定著手,那麼讓一審判無罪、二審判有罪的,不管他罪的輕重,都應該有尋求上訴救濟的機會這樣的制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