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要爭取一下時間長一點,因為我受這個……今天缺席那個林志忠林律師講的,他覺得他對這一個非常關心,他說他在執業上碰到很多案件就是這種一審,比如說他舉的一個什麼贓物罪的案件,他認為他現在在做的這個冤案救援,他說一審判無罪,但是二審改判有罪,但是他就沒有上訴的機會,然後……所以他認為這一個制度的改革確實是有需要的等等等等。那剛才這個鄭院長也提到說,我們高院法官……我知道大概錢建榮法官或者林孟皇法官都有類似……碰到這樣的案子就特別加註就是說,雖然條文說不能……法條、刑事訴訟法說不能上訴三審,但是根據兩公約他認為可以上訴三審等等等等這樣做法,好,這是……我剛才講的這個算是林志忠律師的意見,那我現在要講我自己的意見。我認為這個問題……這確實是個問題,但是我不大贊成……應該這樣講就是說,我覺得對這個問題的解方不一定是這樣,我們現在當然……司法院說要改376條,如果能讓376條改了以後,跟公正公約、跟施行法兩個法律,我再講一遍,兩個法律彼此不要打架,這個我也同意,我也沒有意見,但是我非常不喜歡這個提案裡面寫的說,這個刑事訴訟法違反兩公約施行法,本人深深不以為然,為什麼一個法律不能違反另一個法律?大家都是法律誰比較大?

那個上一次……我記得上一次開會,那個林司長說他們有法律提案權要擔當,不然林司長要不要給我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能不能告訴我們為什麼不能違反兩公約施行法?坦白講,我去看過這一個條文的兩公約的判決裡面,西班牙被告過、南斯拉夫被告過,南斯拉夫講說我這就三審啊,我就是法律審啊,二審判有罪我就用三審啊,所以我不管你啊,我沒有違反。西班牙也是同樣的理由說,我這沒辦法,我一審事實審,二審改判有罪,啊有上訴,上訴是三審,三審是法律審,不審查事實,所以等等等等,我認為,國內講這個條文的人,說實在,我不認為他們有看多少兩公約的判決,大家都是憑感覺,那我認為這個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出在我們有兩個事實審,所以這個問題就會有髮夾彎,要是在我的理解,我認為真的要改的還是我們一開始講的,就是金字塔化,一個事實審,第二審原則上就是只有這樣幹才對,而不是說,一審、二審改了,然後我們又要加一個增加,當然在現在的制度下,只好這樣做,我認為也算可以讓刑事訴訟法跟公正公約的施行法兩個算是可以吻合、不相牴觸,我認為也算是一個解決的方式,那大致上我願意講到這邊,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