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議題上面,其實是一個訴訟費用合理化還有濫訴的一個防杜,但是這兩個議題不是說完全沒有關聯性,但是其實它也是兩個不同的議題。那其實在訴訟費用合理化,當然這個部分有一個討論,但是在濫訴防杜這一塊,當然濫訴是要防杜的,但什麼是濫訴?其實之前立法院都開過公聽會,其實是有不同的意見跟角度的,但是我不曉得在今天能不能讓我們做一個很充分的討論,否則的話,這個馬上就要做出決議,因為我的理解其實就何謂濫訴,這其實有蠻多不同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