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即便是方向,都要做一些……因為其實很多有前提性的一些討論,包括何謂濫訴,我想就有很多不同的角度跟不同的意見,那假設我們今天要做出決議的話,其實是應該是有所方向了。但是我認為這個議題上其實要多一些討論,尤其在我們今天這麼有限的時間,馬上要做出這個決議,我認為、我個人認為是不是那麼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