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覺得可以做原則性的決議,因為這個問題其實跟我們前面討論很多重要的體系是相關聯的,所以我是建議說,能做一個原則性決議譬如說,那個司法濫訴問題應予……就是說積極有效解決,然後請司法院及法務部在多久時間以內研提,就是說訴訟費用合理化及濫訴防杜之……就是說具體方案這樣子。那至少是我們肯認這個問題是需要解決的,然後有一個期程,我們要研議一個具體方案。那至於這個方案合不合理,那那個時候提出來我們再討論這樣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