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組有一個議題就是討論那個……它是側重在刑事政策、刑事政策的研究機構,我們有提出一個完整的報告,然後也有提出各國立法例這樣。但是我們的研究過程關於司法政策這種專門的研究機構,我們是沒有看到啦,它可能不曉得包含在哪裡。然後……現在的現狀是因為我們法務部的,有關於這個部分的機關,現在是叫做犯罪防治研究中心,放在司法官學院底下,那麼我個人認為說,這樣的組織的設置不是很理想,因為我們這個機關它就是在教育訓練司法官,跟刑事政策其實它的研究的能力,跟我們的職掌其實是不一樣,所以我在那個第五組我有提出建議,就是說未來希望能夠就是說成為一個獨立的機關,然後讓它變成比較高的層級,類似像法醫研究所,或者是什麼……什麼什麼研究院那樣,因為多數的國家它們還是都只屬於法務部、司法部比較多這樣的研究機關,或者是只屬於那個總理這樣子,那今天這個司法政策研究機關就可能部分會跟我們的那個刑事政策的功能、研究的功能重疊,但是也有一部分是不會重疊,因為它是比較focus在我們審判事務或是偵查事務這樣子,比較屬於司改這個範圍。

那我記得上一次那個王金壽教授提出來的時候,那一次會議好像李念祖律師有在,我記得他提出一個意見我還覺得蠻不錯的,就是說中研院可以處理,因為我看了司法院的報告,好像他們也想要跟我們司法官學院一樣放在法官學院底下,我也是覺得這樣的組織不太適合放在就是法官學院底下,我自己這樣認為,因為其實目標真的不太一樣,而且像我們成立犯罪防治研究中心,行政院根本不給我們員額啊,我們只有兩個人。就是說,事實上它會變成是很困難,但是中研院現在既有的這個規模跟它的研究能力,還有重要的是它的中立性,會得到比較多外界的信賴,我有做一點功課就是說,其實現在中研院它……就是我們主席主持的那個法律學研究所,其實也有做很多那個……就是說司法制度跟司法改革的那個實證的研究,那如果說可以在現狀底下擴充功能跟研究範圍,那其實它不需要改變組織、不需要新設,因為我們今天在討論新設組織都又增加人、又增加錢,這行政院會有很多的顧慮。那再來就是,其實中研院還有另外一個組織是比較跨領域的是社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