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針對這個政策研究中心、針對剛剛蔡院長的想法給一些回應,就是我比較不支持把這樣子的一個機構設在中研院裡面,那這邊最主要有兩點理由:第一個是政策研究跟學術自由之間的緊張,我們可以知道做學術研究的人用的心態,跟一個為政策所提出來,我想不管在規格跟研究態度上面,是非常不一樣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是,我覺得還有一個是這個政策研究本身上的一個擇性,一個convertibility的問題。我覺得好像放在一個純粹學術機構裡面,好像學術自由也可能是它的一個保護傘。那我比較期待的是說,在這個政策形成,或是研究的過程當中,一個是要向立法院負責,另外一個還必須要跟公民社會……去讓他們有機會去參與,而且也要向他們負責。所以我會覺得就是說,如果站在這兩點的話,放在中研院是比較不合適的。

那如何漸進式地達到那個政策研究中心的目的,我覺得一個比較務實的做法,比方說先擴充統計處上面的研究,或者是人力上面的capacity,因為這個是有可能……特別是我們越來越講究是一個以實證研究為基礎的話,那很多的研究的方法或是基礎,都會來自於量性的研究,那這個部分可能統計處是有可能擔當起這樣子的一些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