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講一下那個……就中研院,其實那個……因為我自己是學者出身,我想陳俊宏委員也是一樣。就是說,其實講在中研院你是學者,基本上他的動機是不一樣的,他基本上是學術取向,然後基本上也是被學術的標準及他的肯定、他的升等……等等,基本上跟你去做政策是不一樣的。譬如說中研院法律所有些老師,例如說像張永健,他來接司法院的案子好了,他其實都是犧牲啦,因為這種東西在學術界其實不是那麼被肯定。基本上那個學術的標準,跟一個政策的標準是不太一樣的,所以基本上放在中研院,我覺得那個是完全會喪失我們本來要設立的目標。

那我……因為時間很有限啦,我想我就直接提議就是說,是不是在司法院下面設立司法政策研究機構?那我覺得第一個,在現有的機關裡面,其實我們這次談論的,其實很多的相關的,其實司法……這次很多的研究,其實事實上都跟司法院比較有完整性……比較有整體性的關聯,那由司法院來做。

第二個,就我所知道,司法院的統計處是非常強的,其實並不像忘記哪一個講的,統計處不太好,不對,司法院的統計處非常強,現在是沒有人知道怎麼去利用這一批資料。那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講白一點是說,這一次事實上很多的是由那個……就是說,法官啦,或是法律學者,基本上對這種量化或數據,其實上並沒有……他基本上是研究法律條文。那基本上我們要的比較相對的是社會科學、實證的,那我相信這個是應該要帶新的觀念、新的方法,來研究這個東西。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我就直接建議,由在司法院下面設立司法政策研究機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