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是認同我們開司法改革會議,因為我覺得台灣有很多需要改革的,這改革我非常的肯定,但我們希望它是有效果的,一開始我要答應接受這個委員的時候,事實上我就考慮第一個:時間問題,第二個:我不希望參加一個沒有具體結果的會議,那浪費我的時間。那但是我們有很多需要談的,公開透明我覺得非常重要,任何議題我覺得都可以談,因為這關係所有的人,但是可行性的問題,每一個都談,到最後等於大家都談不了,那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就像我剛剛講的,事實上我認為先就程序上來說我認同由法務部來認領,我舉一個範例:德國每一年都會召開一個德國法律人的會議,到現在已經第71屆了,總共超過156年了,那他們的會議怎麼做?事實上,一個有效的會議是先有人提出報告,那報告並不拘束我們的意見,法務部不管提出任何的意見,我們都一樣可以公正客觀的來討論,這裡涉及到可行性的問題,有一個具體的東西我們來審核,所以我認同是由法務部來研擬報告,但我們還是一樣客觀獨立的來看這個問題,我先說明到這,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