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也做一些補充,我想大家的意見差別沒那麼大。那要不要增加人,我認為那是另外一個問題。那我們先就既有的人來說,老實講我是支持團隊辦案的。團隊辦案,其實剛剛部長也有講到,主任帶檢察官,他事實上就可以讓其中任何一個人過去。那當然我認為這個議題與我自己,包含我自己檢察官的親友,我認為這是一個極具創新的一個看法,那絕對是作法不同,但是呢事實上我覺得法務部可以評估了。事實上,他不一定,因為你不能在既有的制度上、既有的運作模式上去思考團隊辦案,以及偵查跟公訴合一這個,因為這樣子一定會撞牆。

因為我這個月起訴五件,之後由五個庭審理,那同時我有其他的案件,我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去蒞那五個庭的公訴蒞庭。但是現在如果是一個組,一個像是部長也已經提到,主任他不是只有帶一個檢察官,他就是那一組的,那這裡的創新思維在於說,一個主任檢察官他下面有五個檢察官,那這個部分比如說結合卷證數位化在偵查階段,第一個他們從一開始就會卷證共享,那他們要花的時間事實上就是我希望檢察官佔的地位。他是一個決策者,他花的時間是在卷證,以及要溝通討論。現在檢察官我認為一個很主要的問題,太容易流於單打獨鬥,那這有些是制度性的問題。沒辦法,案件都消化不完,我連跟隔壁的檢察官討論的時間都沒有,因為我消化不完。那所以他當然有一個背景,你要給他充足的人力。但是,一個觀念轉換就是,事實上我們要討論的就是有些重大經濟案件。

偵查檢察官起訴了之後換公訴檢察官,事實上這就是一個重覆人力的使用。那如果能夠讓偵查跟公訴合一,事實上這個人力使用就會減縮下來。那這個要去評估,但我認為團隊辦案是一個事實上我認為可以創造效能,同時比如說現在重大食安案件,或是之後一個重點的環保案件。我一次出去搜索、去勘查,可能是一次五個檢察官。那以往可能都不好溝通或個別,那現在卷證數位化,一出去馬上大家可以連結,那這時候需要去申請羈押,檢察官要去蒞庭,另外的可能要去調卷證,他是一個team,他們資訊共享有共通,但是他可以個別去,不會影響到偵辦的進度,甚至到了一審,甚至到二審,我認為都可以支援。那我認為事實上它對效能有幫助,事實上它的作用還不只是效能,事實上它還有權責相符。因為包含提到的政治干涉,一個人比較容易干涉,兩個人、三個人、五個人都知道並且做過決議之後,它其實反而不容易干涉。所以我認為這個方向是可以,但是它必須不是在既有的機制下去運作,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