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不是法律人,但對這件事情講清楚其實大家可以理解,就是說檢察官如果可以蒞庭的話,就是跟律師一樣在那邊等,因為開庭會審理一定會延遲,就是大家會浪費檢察官偵查的時間,這部分其實講清楚都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制度十幾年前就討論過為什麼推不動,它一定有它現實的困難,但是理論上這樣子如果是一個對的方向,我們要逐步達到那個方向中間可能可以做一些調整,包括剛大家有提出分組,包括重大案件等等。

這些東西其實就是在現有限制條件裡面追求最合理的可能性,那我覺得這個部分就是在整個⋯我是很贊成剛才尤律師提出來,就是併整個檢察體系的組織,來做整個檢討,不是說再把它丟到另外的第二組啦,那如果這個事情可以在整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裡面,如果大家可以談清楚限制到底是什麼,那為什麼我們最後選擇這個方案,這部分才是一個在這邊創造一個討論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