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針對這個環境法的這樣一個問題,我覺得剛剛大家提出來的問題都非常的有共識,這個部分基本上應該是沒有大的問題。只是有幾點可能要再做一些加強的部分。

第一點就是說,我們目前,除了我們現在是有一些吹哨者條款,在那個水汙法裡面也有吹哨者條款,在水汙法裡面也有民眾檢舉獎金的條款,那民眾檢舉獎金,特別在各縣市政府其實有些都有訂一些制式規定,甚至已經有發獎金出去,但是除了水汙以外一些廢清、土汙、空汙其實也都還沒有吹哨者條款,也沒有提撥獎金或者是有訴訟補助的規定,那目前有訴訟補助的規定,在環境法裡面,基本上都沒有,只有在食品安全衛生法的第56條之1,有一個規定,就是補助勞工因檢舉雇主違反本法行為的過程,如果有被雇主進行訴訟的話,有一些訴訟相關的補助規定。那這個部分,如果在程序上沒有做補強,我覺得,在其他的法規定說有窩裡反條款,是不足以保障檢舉人的這樣的一個權利,所以這個部分我覺得也可以把它列入一個大家司法改革的共識。

另外一個,就是剛才那個副組長有提到抽象危險犯的部分,另外我也要提到一個連帶賠償責任的問題,因為現在有很多的產業,基本上它進行生產事業之後,是委託合法清運業者去做清運,但是合法清運業者卻把它傾倒或者是流放到一個非法的棄置的場所,那造成要處理的就變成那個清運業者。但那個清運業者可能又外包給另外一個小包,所以就變成是處罰到個人,所以這其實整個環節如果沒有被連結起來,其實整個起訴跟定罪率其實很難處罰到背後的一個最大廠商。

剛才提到如旗山的部分,旗山的那個轉爐石有一百萬噸,那個是需要好幾千輛,二十噸的大卡車才有辦法把它清運走,所以那個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所以這個連帶賠償責任如果沒有建立起來,我覺得將來在整個對於環境犯罪遏止其實有相當大的一個漏洞。

最後一點,我要強調的是,我們環境犯罪的問題,基本上不只是法律的問題,它牽涉到很多台灣產業結構的問題,那如果說我們政府沒有辦法為這些想要合法的業者找到一些可以處理的機制,那當然就會有越來越多非法的問題產生,所以這個部分我也期待其他政府單位能夠積極面對這個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