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剛剛我聽了各單位的報告,那我基本上都非常贊同,這也是我們未來不管在立法或執行應該要去努力改革的方向,那我底下有一些問題可能要請教一下,我們都知道去查緝譬如說以警察來講好了,臺灣的警察的任務其實非常的多,在那麼多工作任務之下,你要求警察積極認真的去查,往往需要有專案,或者要有績效的這種我們就叫鼓勵好了,比較容易有誘因。那剛剛我聽完警政署副局長的報告以後,我想請教一下就是說,我們過去這麼多年來,我們警政單位有把這個列為專案,或者提高它的績效,它的頻率是多少,那有沒有如此做過等等?這個是我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剛剛環保署副署長也做報告,我想很重要的現場的蒐證保全,是未來司法能有效地追訴處罰的前提,那我也聽到一些消息說,碰到很多污染、環境的這種案件發生的時候,我們查緝人員去常常會碰到一些干擾,譬如說被恐嚇、被阻止、要什麼資料也沒有,甚至有民意代表還跑到第一線來了,我想到底我們查緝人員在過去的經驗上面,遭遇到哪些障礙或困擾,甚至有更危險的像是恐嚇的那些情形,那我們目前的法令是不是賦予這些查緝人員足夠的保護,甚至是他的公權力能夠第一線妥速的蒐證,還是其實有不足的地方,這個部分我也想請教環保署的代表,這個法規面上面還有執行面上面有哪些問題。

第三個,剛剛也有很多先進提到,我這裡非常贊同,一般講的要有吹哨者的保護規定,但我很希望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完整的規定,而不是只是獎勵金發發錢就算了,那怎麼樣有一個完整的保護檢舉人的規定,我也是希望未來立法上能夠看得到的,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