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馮委員提到的意見,我想做幾個補充說明。第一個,就是說考試的科目,雖然司法院跟法務部都會建議,但是最後的決定權是考試院;考試的資格,最後的決定權,也是考試院,這也就是為什麼要總統來組織它才能夠跨院去做這樣的協調。第一個,就是考試的科目跟考試的資格,這是考試院它在做決定的,這是第一個。

那第二個就是說,訓練的方式,原則上司法官訓練所,它有組一個訓練委員會,這個訓練委員會是由最高法院的院長、跟我們最高檢察署的總長,還有邀請一些考試院的委員、還有外部的委員,他們共同去擬這個訓練課程到底要怎麼樣去安排,這個原則上要由這個訓練委員會,不是我們法務部的司法官訓練所單獨決定的,是由多重、這樣的一個委員會組成的。

那第三個就是說,所謂的那兩年,其實不是關在那裏而已,它原則上前面半年先做課程上的、這樣的,特別是到各地方法院或地檢署的時候,它有一些書面的預擬、判決書啦、其他的預擬,所以先教了基本的東西跟法律的這種爭點,法院處理實務上的以外,他們要到各地方法院去實習,要到民庭去實習、也要到刑庭去實習,接著要到地檢署去實習,那現在也有要求他們到政府機關去,但是大部分它們都不太喜歡,因為法官去,有時候他們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那原則上,那兩年裡面,大概就是區分這幾個區塊,我以上做補充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