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我大概簡單地補充一下,很多委員講的我也都贊成,而且我也很高興有醫生背景的委員,因為我覺得司法跟醫學有很高度的相類似性。

但是我要強調的一點、就是說,我們現在做司改,那我們一定也要先對症下藥,到底年輕的檢察官或法官,是不是司改的主因?這一點我還是要先講一下,其實我認為,邏輯上來看,造成我們需要司改這麼久的,當然不是這些年輕人所造成的,他們也許有部分的,但是有很多不該是他們年輕的原罪,這一點我一定要講,而且從我自己當過檢察官跟現在執業律師所看到的,絕大部分的年輕法官、檢察官,非常地認真、條件非常地好,事實上他們有很多專業的證照。有一種是無法速成的,是經驗,剛剛劉委員也有講、這我也認同,但是這種東西,我們很難定義,到底四十歲、五十歲才算經驗?你在哪裡做?那有些如果我們要再區分是正面經驗、還是負面經驗?我們很難講。事實上我認為,在這裡更重要的是,一個同理心的養成,只要他願意學習、願意認真,並且有同理心,那我認為年輕不會是問題。

但這裡我要提的一點,就是這涉及到一個行政管考的制度,這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因為年輕的檢察官、法官,進到檢察系統、法院系統來,影響他的,就是「我怎麼樣做,會被評價是好的?」而這行政管考系統就非常地重要。那結合我一再強調的,一個司法的過度負擔的情況,就會變成,我當然希望好、我希望逃離一個過度負擔的場合;那這個管考的標準,如果就只有未結案數、只有趕快審結、被維持率,而忘記了多去傾聽、多去聽多元的聲音,那這就完全錯誤的方向。我想這是一個我特別要強調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