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納大家的意見喔。我想我們就是一個簡單的一個決議,那我覺得就是兩個點嘛,一個點就是要不要認同兼職法官的方向,第二個要不要法律人的資格,那法律人的資格我也像尤委員、李教授都有講,我也認同我認為他應該是要法律人的資格,那剛剛許玉秀大法官,她也已經提到,德國是他事實上都已經具備那個資格,那尤其是專業意見是……在他的領域是可能有爭議的,那變成你只有一個特定意見的人,直接變成法官,由他的意見,而沒有經過鑑定、交互詰問,我想這樣恐怕就會有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