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些補充喔,那馮委員講的引進兼職法官、定期法官這個我認同,我覺得這樣當然很好,那我倒覺得既然是表決嘛,我們同時也就限定要由法律人擔任,那這裡我也再補充一下我的一些經驗,我要講的是,下一個要研議的是什麼?一個更適合兼職法官做的事務,而不是……剛剛林委員也已經講了,像許玉秀大法官她剛剛也提到了,她提到第二個那個我在德國也有修過他的課,他是德國……他是國際刑法、歐洲刑法經濟犯罪的專家,那事實上就我所知道的,很多德國的教授事實上他們都有專書、有著私書,然後以來說,他是被邦議會提名,然後直接去邦高等法院,直接去當法官。那去當法官的時候,他並不需要放棄他學校的教職,他同時也是杜賓根也一樣有教職,在那邊。那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把他當做一個正職的法官,這樣子去……尤其在這種環境之下,那第一個他也別想要,他正職教學研究大概也很困難。第二個,他可能兼職法官這個工作做不好,所以我認為應該要研議的是一個適當的事務的性質,但是我認為法律人擔任,這個是底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