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些補充喔。賴委員他講的其實我滿認同的。兩點,第一點就是說,你在旁邊看跟自己辦案,確實完全不一樣,你必須自己做決定,面臨所有的整體地去做考量,跟做為學生在旁邊觀察,那是完全不一樣。那第二點,其實賴委員現在台中地院這樣的做法,其實我也認同,讓候補法官他有一段時間可以養成,但他的問題可能出在說,變成各個地院它自行辦理而有沒有全面性。那這裡我提供一個資料參考,就是德國的法院組織法的二十二條,它事實上就有針對……他們那個……其實這個連孟琦教授都有全文翻譯,候補法官就像他們所說的試用期的法官,它有就一些特定的案件它先排除、做限制,大概也就是三年的時間,你沒辦法在這段時間直接去承辦這一類的案件。那我認為這個方向是可以認同,所以賴委員的我認同,但我希望它是可以一般性的,而不是只有在各別的法院它去做把關,比如說像貪污案件,那一個貪污案件可能影響一個公務員重刑,而且他的身分,然後可能這麼複雜,由一個相對資淺的可能會有不恰當的問題。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