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個法官法考試晉用,其實我倒是沒有多大意見啦,因為……,但是有一點我覺得特別有感受,就是這次司法官學院有提到,立法院2011年法官法的附帶決議啦。因為立法院的附帶決議,基本上它是一個「建請」的性質,它不是法律,所以我覺得,我們大可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我們這次要做什麼決議啦,因為那畢竟已經是六年前的一個附帶決議嘛。那附帶決議是一加二,就變成附帶決議,所以我覺得那個是一個建請的性質,不用把它變成一個聖旨啦。

那第二個部分就是說,剛才尤律師有提到,基本上法官會有不同的庭,在刑庭、民庭,甚至現在又有家事庭,未來可能又有智財,智慧財產專門的法庭,所以其實我們這裡是要統一一體適用?還是說,有部分的庭是必須要實任或試署才能夠去獨任?我覺得這裡面是不是要做一些區隔啦,還是就是要一體適用?那一體適用的時候,會不會更加地造成人力不足的問題?這個部分,可能大家可以再討論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