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再做一些補充,剛才林委員已經講得很清楚,李佳玟教授他也講,事實上我認為,在這裡它有一個衝突的價值在於說,我們現在講的如果說終審法院最高法院的話,它要統一法律見解,這是它的任務;但同時我們也要強調要多元,所以但是又要符合它審判的本旨,所以林委員加了「廢除判例及民刑庭總會決議制度」,這一點我贊成。但我還是要再具體一點,另外剛剛部長也講要可以操作,因為如果都沒有的話,那個統一功能沒有,恐怕也是另外一個問題。

所以是不是也再繼續補下去,就是說「改以符合審判程序的統一終審法院法律意見的機制」?那這樣的機制,第一個,它當然要強調它要統一,而且符合個案以外,另外一個重點,剛剛李佳玟教授也提到一個很重要的點,就是要多元性。地院的法官他有很多很好的法律的意見,那在現行制度之下,一個判例不符就駁回,這扼殺了他的一個法學的創造,但透過比如說,假設是德國的大法庭的機制,這個有文章,會後我再建立,那他就是一個個案,他可以表示意見,那到了終審法院,終審法院認為這個意見很好,它就可以提請去變更之前的法律意見,它可以同時保有它的法學多元的意見跟創新,但是又可以讓終審法院的意見統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