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做一個補充,因為我沒有預期會討論到這裡。所以沒有事先提供參考的資料,大法庭機制他是活化的,他不是大法庭機制之後,最高法院的意見就定在那邊不能動了,剛好相反。他要統一,所以現在如果有一個確定的意見,先在其他的法院受理別的案件,涉及到一個法律意見跟之前所表達的意見不同的話,他可以先徵詢之前表達過意見的那個法庭,問他願不願意改變,他若不願意改變的話,這時候就會提請到大法庭,以審判的程序,他也是一個具體的個案,這就是我強調,符合審判程序的要求,他具體的個案然後由大法庭來對那個法的預見做決定,那做決定這個是個案的法官的裁判,他可以適用到個案。至於之後如果還有比如說下級審所促成的一個新的法律意見,他之後又跟之前大法庭所做的意見不同,他仍然可以再去改變大法庭的見解,他是一個活化,他一點都不僵化,這就是符合我剛剛所強調的,你要統一,你又要保持多元的一個最重要的一個精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