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我了解,因為大家其實時間都很緊迫,想要加開其實我頭也很大,我完全可以理解,那但是呢因為第一個議事規則是允許加開嘛,也沒有說限制說只有在第一次提,我記得包含我們的副執委都有提過可以加開,那我提的最主要的理由是因為死刑要不要廢,以及還沒廢之前,他的程序正當性怎麼去確保,事實上這個跟司法的效能以及他的信賴,甚至他的正當性有很大的影響,包含說我們的司改國是會議的正當性,為什麼有權去刪除議題這個部分,跟我們所昭告的我們傾聽人民的聲音,恐怕有落差。

如果說這部分需要我提供更詳細的意見,這我也很樂意,那我只是說,我認為這是有關,而且程序上確實是可以提,那至於是不是要加開,也許我們下一次突然變成很高效能,因為這一次我覺得很多的決議已經,我覺得我們的運作愈來愈順暢我不曉得,那我們認為就跟司法一樣,司法我們剛剛提到簡化書類,那這個我也要提,就是說我要對一些檢察官或法官稍微叫屈一下,其實每一個判決,每一個起訴書那都是刻出來,冒著血淚在刻出來,昨天中高院才出了一個2424頁的銀行法的判決書,5公斤,那當法官認真的時候,我們實在不適合跟他說只是寫判決,他寫太長了,事實上他寫那些每一個字都要負責的,當然我們要想的幫他減輕負擔,但是我要強調是正當性的問題,效率永遠是在追求一個正當的目的,所以我才做了這樣的提議,我認為這也能夠充實我們這個會議的正當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