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因為我聽來聽去,好像最後還是會繞在那個非法律人是不是過半的部分,所以我要簡單說明一下這一個部分。我知道現在當然是人民當道,人民之名,這個變成幾乎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判斷,但是我們先了解一下我們評鑑機制是怎麼來的。台灣的評鑑機制是混合了三個東西出來的,比較法上的非常怪異的怪獸。美國的評鑑制度、美國法官的評鑑制度、德國的職務法庭跟我國特殊的五院的監察制度。

我們最後出來要做出一個法律效果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涵攝,就是事實跟那個法律的要件的涵攝的那個過程,那因此在你先前階去做這個那個評鑑的時候,你要思考到後面那一個法律效果的做成的問題。

好,那如果是在這個樣子的底下,我們一定得同時去考慮他的專業性跟判斷的問題,不然的話最後做出來的結果,一定又是被說成又是功能不彰、又是什麼相互、又是有的沒的,因為你沒有辦法涵攝起來嘛,那所以我會,雖然我會贊成說你去增加一個不要是審、檢、辯自己,他們是一個內部的,因為大家知道審、檢、辯他們是有可能有個案上的一些衝突啦、利害關係啦、未來職業的這種關係。

那所以你如果是去增加這個外部的部分,這個我非常的贊成。我們說審、檢、辯之外的外部,這個我非常的贊成,那但是你一定要同時考慮到我國的這種特殊的混合制度,以及最後你要達到一個法律效果的時候,那個專業性,那你最後如果沒有達到法律效果,那當然評鑑目的,當然最後是達不到嘛。因為評鑑委員會他自己沒有辦法去做出那樣的那個終局性的法律效果嘛。那所以我覺得除了這個所謂的公正性、代表性、多元性,一定要去考慮到那一個專業性的問題,所以我完全贊成說審、檢、辯之外的,外部的這一個一定要增加,比例這個當然增加,這個完全贊成,那我覺得一定要考慮台灣這個特殊自己混合、發明出來的這種制度跟他的法律效果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