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做幾點說明。第一點,就是關於這個法官去擔任律師懲戒這個部分,我還是要說明一下,他們職業性質不太一樣啦,法官有辦法挑案件嗎?法官有辦法挑他要去辦什麼案件嗎?律師可以挑案件,這兩個不一樣,但我並沒有否定說,假使未來您建議說是要,譬如說是退休的法官來擔任比較適合,這個我完全沒有意見,事實上我本來的意見也是比較偏向是這個樣子,我只要說明說,這個用這個來比喻,事實上是這個不太恰當的。

第二個,這個從頭到尾不管是賴恭利或是李佳玟委員,從頭到尾要處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利害衝突」跟「信賴」的問題,我是覺得不能迴避這個問題。我講白話一點,事實上在報告裡面也都寫得很清楚,媒體這個過去的報導也耳熟能詳嘛,「頂新律師」評鑑「頂新法官」的疑慮,這就是導致賴恭利他去提這個最主要的背景因素之一嘛,這是現實上的發生,不是抽象的想像。那好,如果你不要贊成這個案子,很好,來說一下,怎麼樣可以處理「利害的衝突」跟這個「迴避」的問題。你要知道一個食安的案件,大家知道這個案件訴訟費用有多少錢、律師費用有多少錢嗎?它後面如果你讓這個法庭上所外觀所呈現的情況就是,有一個人他是可以來評鑑法官的那個評鑑的委員,那其他的對造、其他的那些告訴代理的那些,他們會怎麼去想像這個法庭的情況。

然後我們假設我們的法官非常的獨立,不管這是一個現在就是現任的,以後可能案阿,可以那個評鑑的那個法官,不是啦,評鑑法官的這個律師所代理的案件,好,我們法官非常的獨立,完全不受那個影響,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樣子,但是我認為它形成不當的壓力,「利害衝突」要處理的就是這種不當的壓力。最後再來談說,那李佳玟委員所提到的說,只是說個案上面去迴避,可不可以達到這個效果呢?我認為是完全沒有辦法的啦。事實上,就是單純的這個個案這個,跟他帶有身分的時候,他所代理那個案件,本身的知名度跟光環,我認為這個就是一個潛在的利害衝突啦,這個不能不去考慮這個問題啦。大家都知道大律師跟小律師的收費差別非常的大,然後我不認為說,不處理利害衝突就來談這個評鑑制度會讓司法能夠更好,那我想這個是我的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