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贊成讓人民可以開放直接請求評鑑,我的理由是這樣,就是說對於之前從司改會移送的案子來看,理論上如果人民可以直接請求,他不會超過從司改會那邊申請移轉評鑑的量,那如果說大家有這樣的冤屈,然後透過司改會那邊去處理,跟透過我直接跑到檢評會或法評會來,我是覺得如果有一個民間中介團體,理論上它的量會比較大,所以但是這裡面就牽涉到司改會的能量跟它身分定位的問題。

現在其實很多政府機關都有開放人民直接申訴的機制,甚至包括立法院也有這樣的機制,重點在於人民請求評鑑之後,你要怎麼去做個案的篩選?你要怎麼去做個案的,哪些要進入委員會變成實質的討論,變成立案?我覺得這個其實是在委員會裡面制度設計的問題。

那我們剛才已經通過讓委員會的預算可以獨立,讓委員會可以單獨有調查權,讓委員會有單獨的人事跟甚至是空間。那委員會為什麼沒有辦法接受人民直接請求評鑑的任務?我覺得是不太可以理解。

所以其實,像將來是不是有兩位或三位委員會進行初篩,就是由專職人員進行初篩之後,然後有一個部分委任的審查程序,之後再篩掉一些,最後成案的,我覺得跟現在的案量其實差不多。

第二個我要談的是,人民也不是針對法官跟檢察官會濫行進行要求評鑑的作法,其實人民沒有那麼笨,就是說他除非真的受到冤屈,要不然地球是圓的,大家遇的到,律師也會建議說,你這個申請評鑑對你的案件到底好還是不好?會不會產生以後對你的判決結果有不良的影響?大家也會去做這樣一個綜合的判斷,所以我是覺得說,我們應該要開放人民直接請求評鑑。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