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我簡單說啦,如果開放範圍是這個樣子,所有人都可以請求評鑑,會針對所有的案件又在前置還沒立案的任何階段都可以的話,其實講白話版啦,就是所有的全部都是開放的。

我是要談下一個問題,不是要談這一個東西,就是包含現在所談的法院組織法這個模式在內,我個人都是非常地質疑啦,我其實是在主持一個科技部的大數據的有關個資的保護跟政府資訊公開的總計畫,我們那計畫最主要是結合資訊跟法律,然後再談說,資訊你怎麼樣子在技術的前提底下做分級的不同的使用。我講白話啦,不管你給他是法院組織法,那什麼行政法,甚至以後再加上刑罰,你可以拿到的人這麼多,你根本連查都查不出來。以現在司法院這種那個加密那個技術的話,他要所有的東西要是流出去,有十個人流出去都有可能,你永遠查不出來,因為你沒有辦法在這些資訊去植入那個內碼、去追溯。但是我們現在學著在使用一些包含國外的一些大數據,有一些尤其是健保,比較敏感資訊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使用的。我們一定要用我們的那個身分ID下去登入,我們所有下載出來的東西全部都會有那個內碼,只要有任何一筆、只要流出去的話,一定可以回溯到是什麼時候、是什麼人,最後是弄出來的。你這個才有意義去談下面的責任嘛,不然事實上現在有多少那些密案,YouTube上有一大堆啊,那去談那個有什麼用?訴訟外目的使用,也沒有人承認啊。

所以這個是一個很起碼的資訊前提啦,我要談的是說,現在我們要談的是,你要把這個所謂的錄音光碟這個模式,把它複製到這個我們除了訴訟外的這個閱卷權來使用;而在訴訟的這個部分,它連最起碼的DOS版的加密的層級都沒有,那我認為說,不去考慮後面這個問題,就直接去跳到說「啊所以這是訴訟」、「啊所以就全部開放,阿所以不然的話大家不知道怎麼樣……」,那怎麼去主張,我認為這個都是太快的跳躍啦。所以我不主張說在這一個我們現在資訊的這種條件情況底下,然後去做這種程度的開放啦。我要特別說這個,是因為這個不只是涉及到這個問題,包含涉及到閱卷權、包含現在要談的就所謂的偵查、那個閱卷……那些的問題,我認為在這個部分上面,司法院跟法務部做的功夫都不夠,那我也認為說這方面應該先加強,那加強之後才有辦法再兼顧資訊流通跟這個所謂隱私保護、個資保護的前提底下,去做這個合理的制度的出路。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