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我只想簡單地提一個,因為我們做了動議越來越多,然後其他內容也有很多……事實上因為是不同委員的那個部分,然後有時候不是建立在同一套的想法上。我覺得啦,我們有什麼建議、有什麼個人的意見,事實上也都沒有什麼關係,就表達我們法律人跟非法律人這種溝通的這個結果,那這是因為我認知在說我們本來就只是一個諮詢的性質,沒有所謂的太上皇的這種國會的疑慮。但就我所知,副召集人也是這樣的想法,但是因為我不是很確定說我的認知是正確或者是不正確,因為這牽涉到說未來我們對決議我要怎麼處理,所以是不是我能夠建議一下說,是不是請這個籌委會關於這個定位的部分做一個比較有共識一點的一個說明?這樣子也方便我們未來在做決議的時候應該是怎麼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