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委員,大家好,我是非法律人,我的背景比較是在行政組織這個部分。那我觀察到一點,就是說我們官僚體系通常會把手段當目的,那我發現我們的討論也是把手段當目的在討論。也就是說其實我們在討論檢察官的定位,他是方法的問題,他不是目的。目的會比較偏向剛剛廖委員談到的那個目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好像我們的討論都是在不聚焦、不確定的狀況下做討論。也就是說如果說我們真正要對檢察官定位的問題做一個好好的討論,其實背後還有很多的準備工作我們沒有做好,就是說我們要去針對說檢察官的定位,目前的問題在哪裡?有哪些實證資料可以支撐說我們具體的問題在哪裡?我們再來對這個問題做一個通則性的決議。要不然我覺得基礎都非常的薄弱。或者如果說要再進行這個討論的話,可能也只能夠針對目前各委員提出的議題做討論,要不然其實我一直感覺,我也寫過一篇文章,我就感覺說我們討論的基礎其實是非常非常的薄弱,因為每個人對檢察官都有不同的定義。到底檢察官是什麼、不是什麼,每個人看法其實可以有百百種,那這裡其實我們也沒有把他很清楚的,我非法律人我沒有很清楚的看到,到底行政官他的定義是什麼?到底檢察官他的具體的定義是什麼?但是即便他定義出來了,他的非正式的一個解釋、詮釋又有百百種,那我們怎麼去面對這個問題,做出一個合適的決議,以上我的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