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我覺得今天其實是我們第三組的一個核心的問題討論,那我是一個非法律人,但是我覺得在這兩個月來,針對這個主題其實報章媒體有非常多的投書跟辯論,我覺得這個是好事。那我很感謝林達,他說人家說我是黑貓,有人說我是白貓,但是能抓老鼠的就是貓,就是他也提出灰貓論,那林鈺雄教授他提出橘色跟黃色常常有人分不清楚,到底是橘色還是黃色,那這些東西都有助於整個社會理解檢察官跟法官的不一樣到底是什麼,其實社會還是有很多人不太理解。我想回到這個重點,就是說法務部其實有提出德、法、義、奧這幾個國家的一些對照,但是以刑事訴訟來講,其實很強調證據法則,但是證據法則他有一個重點是在於證據的取捨,那只有這四個國家是不一樣嗎?其實像林法官的PPT之前提供的也有提到英格蘭、美國、日本、歐盟的一些制度,後來我們發現,很多國家制度其實都長得不一樣,他一定有每個國家的歷史脈絡,所以要回到我們常在引薦一個國家的一個制度的時候,常常我們很容易會陷入到我們的期待裡面,去選用一個國家,或選用這個國家的某一個制度。那這裡面我覺得許玉秀大法官提供的資料,他在講德國的制度,事實上在這樣的一個過程裡面,我們會認為大家其實並沒有在討論待遇跟退休或者是他們的身分保障等等,其實沒有人要處理這個問題,但是就他到底是行政官還是司法官的屬性,其實看起來,也很難做很明確的歸屬。譬如來講,在他文章裡面有兩段他說,就法律政策而言,他當然是在講德國那邊的制度,檢察官不隸屬於司法權而隸屬於行政權,但法定職務上他們歸司法部管;但另外一方面,檢察官也不是一般的行政官,像隸屬於內政部的警察一樣,而是一個維護法律的機關。那對於在台灣的現況來看,其實我們除了防止濫權以外,也要防止政治干預,也要賦予這些檢察官有他一定的一些維護司法獨立的空間。所以我是覺得,不管他最後是我們很難說他就是把它寫成司法官,也很難說就把它寫成行政官,他其實有一些很特別的身分。那這個部份我覺得其實是所有這些大家提出來的提案,是要綜合討論,所以這個部分,我是支持尤委員的一些看法。最後一點,因為昨天我有看到高雄地檢他們自己拍了一段影片,那我覺得其實沒有人否定檢察官是一個很爆肝、很繁忙,為國家做了很多起訴罪犯的工作,這個部分我非常的肯定,在這邊再次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