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我其實今天也有一篇投書,那因為時間比較趕,我也不要增加大家的負擔。但其實關於檢察官的司法獨立,其實如果很多委員,我想全部的資料都看過,我在一開始寄給大家的信,我就把我的一篇著作寄給大家參考,裡面事實上就試著去談檢察官的司法獨立。檢察官的司法獨立是什麼?很簡單,比照法官的標準,依據法律去獨立從事你的職務,那為什麼依據法律?那公務員不是也要依據法律嗎?那他有什麼特殊性所在?關鍵就在於法律解釋,他事實上有很大的空間,法律他有授權很大裁量的空間,而這邊事實上就是一個很關鍵的地方。到底這個時間要不要發動搜索,這個證據是不是足夠要到起訴?這個就是一個獨立,檢察官要依據法律,法律的精神以及你的良知去追求正義跟正向。這個就是最關鍵而不是依據長官的意旨。

那我們來談這個議題,我想非常很重要的,但是我們也要符合我們的任務,我們這個是司法改革會議,司法改革會議有一個重點,你職司法律,我們方向都希望讓台灣更能夠法制化,司法要做好全體,你要符合法律的規定,但我只想要請問,所謂的行政官化,我不是很清楚他的理解,因為司法官的獨立,楊委員剛剛也講了,大法官也已經講了,他就是這種獨立的內涵,反而是行政官,他到底是怎麼去特別是監督制衡,這我們其實無法理解。那剛剛尤委員也講了,美國他就是典型的行政官,所以他檢察官是最有權限。那林達檢察官,他在他的博士論文以及他的提案裡面也講到,為了監督這種不合理的、不追訴的情況,我們要有監督制衡。監督制衡其實沒有問題,我們現在其實很簡單。檢察官為什麼他是應該要有司法官的保障?因為我們希望讓一個更法治化的一個擔保,不僅僅在審判程序,從偵查就開始,從偵查就開始。但是具體的規定,並沒有完全達到這個目標。也就是說不管檢察官人事的升遷,恐怕你有被干預的問題。那至於檢察官的環境,我想在上次司法改會議就已經講過很多,檢察官的環境很惡劣。但我在90年底分發到北檢服務,中間我有去過德國。回來之後我看到檢察官環境是更惡劣,大家講到惡劣沒有人否定,但一句話帶過。特偵組被廢了之後,資源沒有流到地檢署,我沒有要把這個當作issue,因為它是一個根源,當環境非常不好的時候,自然人家就會想逃離。你有沒有給他一個合理的環境,他想要逃離之後,這變成誘因。所以我想要講的法制化,我們希望檢察官來做,當然這個一題我沒有辦法在短短三分鐘內,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夠還有再發言,但我想剛剛主席有講了,法制化這個是我們的方向,那我們至少要確定方向,那再來檢討具體的措施,是不是朝著那個方向,我們要往高雄開車的話,我們總不能往北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