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我個人是支持立檢察署組織法跟檢察官法,那我的理由是,事實上,當時在立法官法的時候,為什麼檢察官會變成準用,一定有他的歷史的脈絡嘛。那事實上以前也沒有法官法,那為什麼會突然間出現法官法?它也不是必然存在的東西呀。所以我覺得,今天大家在爭論他的身分地位是司法官還是行政官、還是特殊的行政官,基本上都必須要有一部專法來做一些界定。

那剛才楊委員有提到,國際刑事法庭羅馬規約的這個事情,因為許大法官也有去做一些詢問,啊因為他不能發言,所以我有讀一些資料,我幫他講一下。他說這裡有一個回應就是說,國際刑事法院和一個國家的法院是無從比較,因為國際刑事法院是依國際公法上的條約來運行,根據這個條約既沒有立法源也沒有行政權,而且對於條約內容和條約的執行,締約國大會是絕對的主導者,那如果檢察官有犯錯,也只能由締約國大會來解職。那補充做這樣的說明啦。

那我唯一比較有覺得要討論的是說,檢察官組織法跟檢察官法,還有尤委員所提出的檢察署法,是檢察署法就可以包含組織法跟檢察官法?還是它必須分成兩個法來立?這個是我希望能夠更深入聽到討論的部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