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就那個林委員提的這個議案,我的意見,前半部我也確實認同,明確檢察官職權、確保獨立性、貫徹分立,檢察官不是法官,這個我都認同。那我的疑問,剛才也有委員提到,法官法也是法律啊,那它有什麼是現在的法官法做不到,而非得要另立一個檢察官法或檢察署組織法才能做得到?如果法官法作為一個法律它就做不到,我為什麼要相信另外一個法它就突然可以做得到?更何況它具體的事項,從我剛剛的觀察,我們提到這個提案,我們說跟檢察官的地位無關,但從剛剛的發言,每一個幾乎大家都提到了檢察官的地位,更不用講提出來的機關就是主張檢察官是行政官。那尤委員當然也說,包含李委員也說,大家希望檢察官是公正的,希望檢察官是公正,跟所提出來的法案能不能確保公正,不一定絕對相同,到了立法院,誰能說一定會是怎麼樣?那更不用講成本的問題,為什麼已經有規定的,另立一個全部、大部分Copy過來的東西,有這個必要性?

那另外我想要談一下,就是總長案。總長案是一直批評檢察官的中立性的問題,我覺得它是一個經典的案例,這我也做過報告過。那但是總長案我們要看清楚,總長他因為洩密給總統,他被台北地檢署起訴,這就是一個檢察機構裡面它自我糾錯的功能。總長因為個人他踰越了那條紅線,他向政治輸誠,這我們認同,他是個人;整個檢察系統如何反應?他把他起訴、判刑,也已經執行完畢了,它不正是反映了檢察官的獨立性?他敢於對於他的檢察事務的上級來起訴,這事實上就是檢察機制裡面它可以去自我糾錯的功能已經確實彰顯了。那這樣的部分,為什麼還會構成批判檢察獨立的一個理由?這老實講,我不是很能理解。所以就檢察署組織法,老實講,我是抱著比較大的疑慮。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