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喔,我想馮委員跟林委員都有針對我剛剛的說法做了一些評論,我想我尊重,不過這個討論有一點像跟剛剛在討論那個……檢察官定位的概念其實是一樣,你們講的東西我尊重,但是我講的東西的定義跟你們看的東西也不太一樣,因為我看到的是,在司法體系裡面它有比較強的法律規範,但是在我們說立法院的部分,大家其實心知肚明的吼,那個關說相當相當的嚴重,那我不再討論我們剛剛這個這個黃世銘檢察總長的洩密案,它牽扯另外一個關說案,那立法院有沒有針對關說,去進行清楚的界定,好像也沒有。我看的是這個部分,那我想我們都沒有錯,只是看的東西不一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