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一直在思考,就是對這兩個議案我自己個人的態度,剛剛尤委員也有提,確實這個提上來也是有點,好像是我們檢方自己應該做的。那我相信當初會提是因為確實也有蠻多的聲音希望是這樣。但是如果我仔細去看這個,就是說我們在做這樣的制度的宣示的時候,當它宣示下去,有沒有可能反而變成是另外一種過於僵化的作法,確實有這種可能。譬如說,像剛剛講第二段的這個文字,落實檢察官候補及試署制度,依檢察官之等級,像這個我就覺得,這可能我們檢察官看到可能就會覺得很怪,就是說這個等級是什麼,難道我們之間是有等級嗎?

那你如果說不是等級,是級別,但是我們也知道,其實很多新銳的檢察官,他其實法律保障人權的意識也相當強烈,就是說我們其實很難去評估這件事情。那麼有的資深檢察官,他可能在法律上都還是一些比較老舊、比較老派的思維,這真的是一個很難評估的。如果具體要來說的話,我個人會覺得說,其實落實檢察官候補及試署制度,它本身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價值。但是是不是有需要什麼等級,然後據以分工,我的意思是這樣。

那關於第三點,重大案件在一審以協同辦案為原則,由主任檢察官共同具名,或者是說己案己蒞,這個我也都認同,我只是也是在想說,譬如說共同具名這件事情,其實我們也知道,就是說,主任檢察官跟檢察官之間也是有很多意見不一的情況。其實這也是充滿了很多彈性,有時候我們會發生主任檢察官跟檢察官有相當大法律見解的差異,這個時候當兩個人都是檢察官的時候,會互相形成制衡跟監督,這個時候的監督模式其實就變成,應該包含跟檢察長之間下達書面指令才能夠看的出來,說兩個人之間到底是怎麼樣的差異點,在事後能夠被檢證。所以如果說,有的案件是主任去具名,你也可以設想說,搞不好這個案件就被主任怎麼樣給弄掉了,也有可能主任他就是一直,我就是一定要怎麼樣弄到底,這個都是很彈性的。

所以我對這方面也是提出我一個看法,就是說,是不是也不一定,也不一定是具名啦,或者是以主任檢察官共同具名為原則,就是說這個東西在寫的時候,因為他畢竟涉及到很多實務,能夠稍微有點彈性會比較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