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意見我是跟林委員不一樣啦,因為權力的分立在檢察官來講,它是一個主動偵查的權力,其實它非常的巨大。那麼部長是檢察總長的上級機關喔,或者說檢察總長是部長的下屬這樣的概念,其實我個人是非常的質疑、也非常的憂慮。因為其實檢察行政跟檢察事務這是兩套不同的系統,那麼法務部長可以通過他一定的參與人事權而實施他的民主問責,我覺得這是可以肯認的。但是當檢察總長他具有個案的指令權的時候呢,那麼雖然說我們會看到現在的檢察總長似乎他並沒有發揮很多實際的權限作用,但是其實他是有作用,只是說他是不是要用而已。

譬如說我自己曾經經歷過拉法葉艦案,要不要上訴二審這個大問題,那麼這麼一個重大的決定最後是由檢察總長召集高檢署檢察長、台北地檢署檢察長以及主任檢察官、檢察官到我,我們大家一起開會,然後在會議中其實有許多的討論,但是最後是由總長這個拍板定案不上訴,那麼換句話說在檢察事務這樣的一種指揮、指令權下,其實他的頂點在總長,也就是說他的權力沒有……有可能是因為現在有些案件不需要他,當然也有可能他們有類似怠惰的情況,他沒有在個案上面進行一些法律確信的統一見解。

好比說剛剛林委員有提到特別費案,我個人就反對應該是由法務部來發出指令,我認為它應該是由檢察總長來做出他的一個指令,那麼關於這一點的話,其實我也會很擔心說像這樣子的一種檢察總長的弱化,而削弱了檢察事務、偵查公訴、上訴這樣的一種獨立性地位啊,所以這一點我提出我的這個見解,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