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尤委員,那我個人提一下,關於德國的案例,其實在德國的聯邦司法部長要求他們聯邦檢察總長、聯邦檢察長要做這個法律意見的這個討論、修改,其實他們都不敢明目張膽的說是我讓他去職,結果最後他是說他是個人辭職,他們還為到底是他叫他走、還是他自己走這個事情還爭論不休,而且德國這個案例其實在德國也引起很多爭論,那甚至是一個範例。事實上在德國也有很多的人其實是希望他們的檢察總長,他們有一種呼聲,希望他們檢察總長是具有獨立性、有保障的,有任期保障,所以反而是我國在這一方面做的比他好,我個人是覺得說,不應該倒退去學一個人家很努力做不到的。

另外就是說,我們要注意一點,德國的聯邦檢察總長,他只管理類似我國內亂外患罪,那麼他以下的十六個邦,另外有十六個邦的司法部長、十六個邦的檢察長,換句話說那個案例他也只能叫他就那個憲法洩密……就是他們類似軍情局的一個案例去做一個控制。但是我國是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如果我們檢察總長一來了,他可以直接通到所有的連屏東地檢署、澎湖地檢署所有的一切。所以整個政治結構是不同的,這個是我必須還是要提醒一下喔,這是一個確實是值得憂慮的作法,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