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並沒有表決,也沒有議事規則說不能公開,而且我一直懷疑的是,我們一直叫,我們想改革的司法,你們要透明公開,結果我們那天談了三個鐘頭,裡面非常多的重要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