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包括到有司改委員去司法機關去遊說,希望司法機關不要再掙扎、不要再抵抗等等的事情,甚至包括到我們司改委員倫理的問題,有些司改委員在電視上或者報紙上亂放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