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也就前面做一些回應,首先就是就法務部的前段,因為民主票選這一塊,其實應該在上一次算是已經有一個大致的決議了啦,那我剛剛大概也知道那個尤委員應該也是很關心說後面推動的進程,因為這個也是一個實際的,那我當然就是說,因為我們今天其實議題還滿多,我個人當然就覺得說,這個議題可以先……大概算已經過了啦。那當然就是說也相信說部長在這一塊,既然他都有……等於算是一個表決同意的話,應該也是一個……一個承諾嘛。

那回到就是說剛剛跟林委員講那個下半段,那我個人的提議也是認為說,有外部委員是好的,那確實在梁耀鑌法官的案件中,那麼台大法律教授這個也確實發揮了這個外部委員的一個……算是一個……一個功能,那有的時候我們自己內部的體系也許不是那麼……容易去把這件事情把它暴露出來,那不過我跟這個林委員,其實我看有一個差異啦,就是說,它這個部分是有表決權喔,那這一塊,我目前的提案的話,是加入外部委員,然後完全是比照司法院啦,的現在的情況,那我解釋一下,因為我推測就是說這個……林法官他的是更進步一點,就是說更多的這個表決權,那這一點我目前是稍有疑慮啦,為什麼?因為我們檢審委員在現在的制度下,其實涉及滿多人事的,那其實我們自己以檢察官來講,除了就是說現在的制度上除了必須要去考慮很多人之因素以外,如果還要必須去考慮到外部委員的一個拉票因素的話,那因為檢察官是一個積極主動辦案的,那這一塊其實我……其實還蠻有疑慮的,因為我很怕說……譬如說有滿多的檢察官如果為了升遷或者任何的一種過關,然後呢?他有可能會必須去迎合某些特定的一些外部委員,那這個情況可能比起法官,就是他比較屬於被動受理案件,這種傷害性可能會更大。所以毋寧我會覺得說我先……能夠先做到跟司法院一樣,那麼我們先試試看,然後如果說……大概過一陣子我們試完,我們覺得說:欸,不錯。而且事實上就我所理解司法院外部委員,其實以歷屆的主席來講,基本上應該是會很尊重外部委員的發言啦,我的理解是這樣。所以就這一塊的話,我是就這邊我會覺得說,一步一步來會……可能……等於摸著石頭過河,謝謝。